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建中读书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18/08/28 Click:
从七月到八月,只要人在学校,我天天都去游泳。吸引我天天游泳的是体重秤。原先发现身上的肉开始松弛了,就增加锻炼,泳池有一个秤,游完泳总是去秤一下。这两个月体重减少了两公斤,很诱人,我天天注意它,因为体重每天都在一点点地减。后来又担心是否有什么不对了,怎么减得这么快?昨天晚上去的时候,发现体重又回来了,然后连秤两次,发现前后不一样。 我只能说这杆秤很懂人心,我希望减重,它就给我减,我担心减得不正常,它又回到老样子了。哈哈。人工智能“真好”,它还能哄人啊。上海书展为这套丛书搞了一个大型发布会,主编柴俊勇先生客气,要我做一个视频发言,我的发言主要内容如下。 海派文化地图丛书精彩之处有三,第一,取名独特,海派文化地图本身就是一种创意,海派文化不是集中在哪几个区,哪几个人,而是散布于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街角,每一个群体之中,整幅地图就如同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把这座城市的精彩刻画出来;第二,混杂多元,丛书一开始就反对千篇一律,只要求把具有城市特点的东西表达出来。也许有人说十七本书是一个大杂烩,但正是这些精彩的碎片,构成了这座城市万花筒般的精彩;第三,反差鲜明,上海是新与旧、现代与传统反差极大的城市,任何时候、任何人都可以对海派文化作出截然不同的评价,而这正是海派文化最为精彩的地方。这两天思考一个问题,大学图书馆是否应该成为智库?上次讲座的时候,有人曾问我这个问题,我回答说,一般来讲,图书馆以提供信息为主,有条件的可以提供情报咨询甚至智库服务(上海图书馆的情况不一样,是因为与情报所合并的原因,原本就开展这方面的服务)。 就这个问题我查阅了不少信息,我觉得可以做一个专题研究。澳门大学图书馆也在开展这方面的服务,最近与大学政策研究部门合作,并建立了每月例会制度沟通信息。因此也希望找一些依据。 国际上有这方面的先例,美国国会图书馆国会研究服务部早就面向国会议员开展情报咨询服务,但在当时情况下这属于一种特例,因为这些面向议员服务的研究人员大部分都是学科专家,而大部分国家的议会图书馆都只开展与图书馆业务相关的服务。近年来,尤其是在最近的二三十年里,这一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议员希望图书馆能提供一些深度的服务,如课题类的研究咨询服务,而不仅仅是提供信息的服务。因此各国议会图书馆开始重新思考这一问题,2008年10月16日国际图联会同各国议会联盟(IPU)和议会秘书长协会(ASGP)在日内瓦举行了一次研讨会,研究图书馆如何为议会服务的问题。经过几年的酝酿,又由国际图联和各国议员联盟联合发布了《议会研究服务指南》,将图书馆为立法决策服务作为一种规范确立了下来。同时也对图书馆开展决策咨询服务提供了指导。 下一步我将深入研究这一问题。在澳门工作比想象中顺利多了。一开始大家都说,澳门规矩多,做成一件事要走很长的流程。除了图书馆以外,学校又让我分管大学展馆工程项目。在各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在同事们的努力下,第一阶段的目标基本达成了。 我觉得公关很重要,在上海的时候我也很注重公关,该请教的要请教,该沟通的要沟通,以前说“拜码头”,是很有道理的。我不喜欢庸俗的那一套,而是情感交流至上。来到这里也是这样,勤跑、勤说、勤干,一心为公,不夹私货,真心实意让别人了解你、信任你,这样的话,你就有了更多的资源、更广的人脉。 我不会抽烟,但喜欢喝咖啡,所以效果也像送一支烟一样,友情带路,路路通。昨天听到我馆罗先生出了一本书《澳门粤语》,很高兴,今天下午准备在员工茶歇室为他庆祝。听同事说,罗先生很有心,听到大家讲很特别的粤语句子或词汇,都会记录下来。经过长年积累,这本书终于出版了。 团体中的任何一个成员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对于团体来说,不是加分就是减分。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能为团体增加价值,哪怕一点点也好,都是受欢迎的。